紙短情長

讀徐枕亞的《玉梨魂》第八章:“言盡于此,愿君之勿忘也。芳蘭兩種,割愛相贈,此花尚非俗品,一名小荷,一名一品,病中得此,足慰岑寂,且可為養心之一助焉。臨穎神馳,書不成字,紙短情長,伏惟珍重?!蓖蝗痪捅患埗糖殚L一詞迷住了,確實,簡短的信紙無法寫完深長的情意。

寫信,于上世紀90年代以前出生的人來說,是多么溫暖而幸福的記憶。對于紙短情長,幾乎每個人都能感同身受。

還記得那年,我考上中專,家離學校千余里,父母惦記,我也想家,于是兩地書信。那是我第一次寫信,整整三頁,寫滿了我對父母的想念,也寫著一個人身處他鄉的諸多不習慣,小心翼翼地將信投進綠色的郵筒,便殷切地盼望著家里的回信了。一天,兩天……還沒算完一封信往返的周期,父親的信就抵達了。原來父母也非常惦記我。父親的信寫得并不長,主要是告訴我家里的近況,囑咐我好好學習之類,另外告訴我生活費會準時寄達。

中專三年里,除了準時收到父親的信,還會收到同學的信。每天第二節下課,班級通訊員便火急火燎地趕向宣傳室取信,當她抱著一大摞信返回教室,安靜的教室立馬喧騰起來。你一封,我一封,小心翼翼地拆開信,細細品讀,那份幸福與滿足難以形容。

我最多的一次收過八封信,這些信來自五湖四海,傳遞著親情、友情,也傳遞著朦朧的愛情。被愛包圍著,每一天都是幸福的。

后來,經濟發展了,家里有了座機,打電話方便多了,再后來有了手機,通訊更發達了,打電話成了家常便飯,發視頻簡潔明了,寫信就越來越少了。習慣了打電話、發微信、連視頻的年輕人,已經很難體會到紙短情長里的深情厚愛,很難明了那白紙黑字里訴說的相思與牽掛;很難懂得那寫不盡、道不完,字字珠璣、句句含情的語言有多美;很難感受信是反復可以翻出來細細品讀的、斟酌推敲的美好事物;很難相信,信是連通彼此心靈的橋梁,是歲月深處最美的風景。

紙短情長,那綿密的細小心思,全藏在白紙黑字里,常常讓人讀得笑靨如花,淚水漣漣,有感動、有欣喜、有希望……那些寫信的日子,真是單純而美好,彌足而珍貴。(劉希)

(責編:湯寧  初審:孫繼奎  終審:沈國冰)
文章標簽:

為您推薦

上一篇

下一篇

跑嘀嘀赚钱吗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双今天 以下分的捕鱼赢微信红包 黑龙江p62开奖视频 2020年香港今晚开奖号码 贵州11选5任二追号 永利皇宫棋牌下载苹果 山东11选五预测下期号码 北京赛车pk10公众号 甘肃11选5遗漏一定牛 学生一天赚70的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