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高鐵馳過

不知搭錯了哪根神經,近段時日以來,我鬼使神差般地喜歡上了看高鐵。一時間,竟找不到任何理由,直弄得我神魂顛倒,就像兒時貪戀小畫書那樣癡迷。

居住的小城,離高鐵站并不遠,淮河大橋鐵路引橋離家更近,直線距離不過兩三公里。站在家里北面的窗口,就能看見引橋和不時“轟隆隆”馳過的高鐵。

但是,站在樓上遠遠地看,總有一種霧里看花的感覺,似乎沒那么真切。抵近了看高鐵,城里人必須出北門,過靖淮橋,再靠近跨河大橋引橋,才能近距離地看到高鐵。

晚飯后,習慣陪家人一起散步,一則是為了鍛煉身體,二則是為了看高鐵,而看高鐵則占了很大比重,差不多成了我堅持飯后散步的最大動力。

我常散步去看的高鐵線路有兩條:一條是出北門,過靖淮橋,再順著一條石碴路,走到東邊的高鐵站,來回大約6公里。另一條是出北門,經過街頭公園,再順著二里壩堤,往西走到五里閘折回,往返大概5公里路程。在高鐵站與五里閘兩點之間,任何位置都可以看到高鐵馳過的身影。

我居住的小城,與高鐵站和五里閘構成三角形,散步時不管是到高鐵站,還是到五里閘,都要從鐵路引橋下穿過。一到橋下附近,我幾乎都要在原地待上一會,待看到飛馳而過的高鐵后,才心滿意足地繼續散步。

晚上看高鐵,與白天看到的情形,有著完全不同的感覺。高鐵經過時,離著好遠,就能看到車前亮著的大燈,如利劍般地刺破夜幕,一路馳來,漸行漸近。在我準備定神細看的時候,高鐵已從橋上呼嘯而過,眨眼間消逝得無影無蹤。只覺得,腳下的大地微微顫了幾下。

更多的時候,看到的都是遠處行馳的高鐵。如果順風的話,遠遠的就能聽到“轟隆轟隆”的聲音。接著,夜幕下的高鐵如同一條神龍一般,車窗里透出的燈光構成一條銀線,轉瞬間從橋上飛馳而過,只能看到車尾亮著的紅燈。只是,短短的十幾秒鐘之后,連這紅燈也看不見了。

看高鐵的兩條線路幾乎是固定不變的,一天一換,交替出行。除了刮風下雨天氣,看高鐵幾乎成了我晚上散步時的全部內容。時間一長,看高鐵漸漸成了我生活中的一件重要事情,假如哪天不看,反倒感覺像少做了一件什么事似的,空落落的。

現在,疫情防控形勢持續向好,商合杭高鐵又恢復了正常運行,班次明顯增加,途經的高鐵班次更多。有時每隔一兩分鐘,便有一列高鐵“轟隆隆”地馳過,我散步時看高鐵的機率更大了。

看著一列列高鐵,從小城旁“轟隆隆”地馳過,真有一種“神清骨秀氣飄蕭”的感覺。那份自豪,那份感動,讓我們每一個小城人,都親身感受到了時代的變化,家門口坐高鐵的夢想終于變成了現實。

作為這場巨大變革的見證者,我喜歡看高鐵馳過的身影。不為別的,只為那份自豪,那份感動。(楚仁君)

(責編:湯寧  初審:孫繼奎  終審:沈國冰)
文章標簽:

為您推薦

上一篇

下一篇

跑嘀嘀赚钱吗 网上有什么赚钱的好 东土科技股票股吧 网上兼职赚钱app正规 广西南宁麻将群1元2元的 四肖六码全年免费公开 云南山水麻将 手机版 意甲5月恢复训练新闻 分分彩0369规律技巧 南京麻将微信群2019 多少人举报捕鱼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