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陪母親“云”游四方

1984年,父親所在單位組織職工去北京旅游,母親艷羨不已,父親承諾,他先去探路,等有機會再帶母親去。但這始終是個遺憾,因為母親出行是個問題――她暈車嚴重,且心臟不太好,坐車很受罪。所以直至父親去世,母親也沒有去成北京。

這么多年,我知道母親不能坐車,也未曾想過帶她出去游玩。今年因為疫情,生活的方方面面都開啟了“云”模式,我想這個方法也不錯,不如讓母親“云”游北京。

我在網上收集了很多關于北京景區的資料,有圖、有視頻,我還整理了一些歷史典故。我有個北京的同學喜歡胡同文化,她平時只要休息,便會背起相機串胡同,胡同里的人文、建筑、小吃、老宅,都被收入了她的鏡頭。我把她發在朋友圈的胡同風景和我在網上收集整理的資料,以及父親當年去北京的留影還有我去北京的照片,做成PPT,打開筆記本電腦和母親一起看。

母親聽說坐在家里便可以“游”北京,馬上拿出老花鏡戴上。那年我去北京學習,在那里待了半年,我一邊讓母親看電腦,一邊給她講我當年的經歷。時光一幕幕翻開,往事又浮現眼前,從一個景點扯到自己的經歷,再拐到歷史典故和電視劇里的故事,我的話匣子打開便剎不住了。

太陽暖暖地灑在身上,窗外的柳樹搖曳著嫩綠枝條,幾只麻雀在屋檐上飛來飛去,母親一邊聽我“說”景,一邊喝茶,不時冒出句“真是看景不如聽景”,眼睛不時從電腦上移開瞥幾眼窗外。

“不知道武漢春天如何?”母親這句話也是我所牽掛的,我前幾年出差匆匆路過武漢,并未停下來好好逛逛,我決定補上這一課,也來“云”游一番。從黃鶴樓到武漢長江大橋,再到楚河漢街、武大的櫻花……一個個景區“看”完,再“云”吃一下小吃,熱干面、啤酒雞、辣鴨脖、湯包……我口水直流。

今年春天,我和家人坐在沙發上“云”游四方。侄女學的是旅游專業,她給奶奶當線上導游,有侄女這個專業人士在,我也正好陪著母親一起長了長見識。

“云”游可以到達腳去不了的遠方,跨過比自己還高的山脈,抵達親情最柔弱的地方。(馬海霞)

(責編:湯寧  初審:孫繼奎  終審:沈國冰)
文章標簽:

為您推薦

上一篇

下一篇

跑嘀嘀赚钱吗 星榜至尊 gpk捕鱼技巧 西甲 直播 梦幻国际app下载 街机金蟾捕鱼千炮版3.0 丫丫陕西麻将官方版 30选5的开奖走势图 海马汽车股票股吧 喜乐彩票app 中超联赛积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