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尋真相 法官奔波千里進高原

公平與正義是人民法院“天平”法徽的重要含義,捍衛這份堅守,有時候法官要付出常人難以想象的艱辛。5月19日,淮河早報、淮南網記者從大通區人民法院洛河法庭獲悉,該庭法官為查清一起追索勞動報酬案件的事實真相,不惜奔波千里走上高原。

爭議焦點:工資數額難以確定

這起爭議案件的原告為姚某虎,被告為姚某祥,兩人系朋友關系,2017年夏天,原告在姚某祥的帶領下到四川色達縣的一處工地干活。事后,姚某祥拒不支付姚某虎工資,姚某虎將其訴至洛河法庭,希望法庭為他討回這筆28500元工錢。承辦法官了解到,姚某祥對其欠姚某虎工資的情況并不否認,但其堅稱已經支付過姚某虎16500元的部分工資,對于這部分,原告有異議,他認為這16500元是另一個包工頭給他的工資,與被告無關。由于雙方都沒有證據支持自己的觀點,案情陷入僵局。

法官指出,本案的爭議焦點是被告拖欠原告工資的數額:到底是28500元還是僅剩12000元未支付。鑒于姚某祥聲稱16500元當時是通過四川省色達縣社保局發放給姚某虎的,法官認為要認定這筆拖欠勞動報酬的數額,最直接有效的方式就是前往四川省色達縣社保局進行走訪調查。

忍著高反:艱難的進藏之路

本案中的工程所在地為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色達縣,位于青藏高原東南緣,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是典型的高原藏區。4月20日,承辦法官岳文蓮帶著書記員踏上了進藏之路。雖然出發前已經對路途上可能出現的情況有了心理準備,但實際的困難程度還是超出了二人的預料。

“從合肥到達成都后,需乘坐十幾個小時大巴才能到600公里之外的色達縣,且每天只有一班車能去”當事法官說:“由于不了解這一情況,我們到達成都時該班車已經發車,為避免浪費太多時間,我們只好先乘坐7個小時的大巴到達位于成都和色達之間的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馬爾康市。”休整一晚后,第二天清晨6點他們便來到客運站等候唯一的一班前往色達縣的大巴。4月21日下午,經過8小時的車程,二人終于到達色達縣。除了要長時間坐車外,兩人三餐也全靠自備食物車上解決,這些困難尚可克服,但惡心、頭暈、四肢無力等高原反應卻難以克服,兩人一路上被折磨得昏昏沉沉。

真相大白:案件順利調解

到達色達縣社保局后,岳文蓮法官發現社保局的記錄僅有數額,沒有具體的發放人,還是無法確定姚某虎領取的16500元到底是誰給的。通過多方聯系,岳文蓮了解到該工程的上一級分包人處有一份總的工資發放記錄,應該可以確定這16500元的發放人,于是岳文蓮聯系到這名分包人希望能查看該份記錄。

經過幾個小時的等待,當晚8時左右,該名分包人帶著材料找到岳文蓮。記錄顯示原告領取的16500元工資款發放人為被告姚某祥,領取人處還有原告姚某虎的簽名,至此,案件事實終于得以明確,數日的付出總算收到了回報。法官當即聯系了姚某虎,姚某祥,兩人表示同意調解。最終,被告同意將剩余的12000元分期付給原告,該案于日前調解結案。(記者 蘇國義 通訊員 陳慧B 蘆習文 編輯 湯寧)

文章標簽:

為您推薦

上一篇

下一篇

跑嘀嘀赚钱吗